中学团刊

​【花季故事】翅膀的痕迹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文章所在栏目:中学团刊 点击数:787 更新日期:2019/4/24

翅膀的痕迹
都重阳
1
  离高考还有36天。天是蓝的,云是白的,太阳也很好。
  我跷腿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手里拿着政治书。屁股底下的手机突然大放歌声,我看了一眼号码,接通后对着那头吼了一句“我在背政治”,又继续将它塞回原处。两秒钟之后,手机又响,我愤怒地把它关了。又过了两秒钟,家里的电话响得惊天动地。我深吸一口气抓起电话刚要骂人,汽水的声音已经在千分之一秒内响起:“我知道你现在肯定憋着一口气,但是麻烦你把它吐出来先不要骂人也不要说话,你在进行重要工作还打扰你真不好意思,但是今天是国际劳动节所有劳动者都应该休息而且离二模还有6天,对你来说绰绰有余,所以我觉得我有义务请你去看OPEN的公演。重点再说一遍,OPEN今天在东门公演!”
  听得我差点没憋死,暴汗!“就你培养的那些徒弟,水平也就跟他们师傅差不多而已。”我说道。
  “那就更需要前啦啦队长的鼓励啦。”汽水也上气不接下气。
  “哼,20分钟后校门口见。”
  第二代OPEN乐队的演出场面依旧能保持火爆,这在学生乐队里并不多见。
  压轴戏依然是汽水惟一一首原创却百唱不衰的《狂想曲》。我想汽水大概注定是我们这群人里最成功的一个,北大保送生的身份就是证据。
  我突然发现人好像没到齐,于是转头问汽水:“怎么不见骷髅和狐兔?”“骷髅水平跟你不同,何况二模对他很重要,我不能让他出来冒险;至于狐兔,你如果要我叫她出来,我情愿先把地球搬到河外星系去,那样成功的概率还比较大。”我耸耸肩。
2
  放学的铃声一般都不能传进高三的教室,讲台上的司徒兄还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一时游不出来,我们也只能让肚子尽量配合他的节奏。唉,算了吧,我们高三生已被当成熊猫养着呢,就别苛求了。
  司徒兄终于结束了Have beendoing的讲解而转入总结性话语:“这份卷子就讲到这里,还有问题的下课单独问。好了,去吃饭吧。”一声令下,教室空了一大半,剩下的同学有的拿出了自带的便当,有的边收拾书包边聊天,还有一些围在司徒兄身边,捧着各种书和试卷。
  狐兔和我都没有动,懒洋洋地趴在桌上。我在数学试卷后面写着兰波的《童年》:我会是一个弃儿/被抛弃在茫茫沧海的堤岸/或是一位赶车的小马夫/额头碰到苍天。真的,我还会背好多这样的诗,忧伤而美丽,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也不是木瓜脑袋啊,数理化好的人能把《红楼梦》完整地看下来吗?我已经看过两遍半了!还有狐兔,她是一个那么会画画的女孩子,她最喜欢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在素描本里画下每一个人的样子。在她的本子里每个人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大家都容光焕发。可是她妈认为学美术没什么前途,想让她以后学法律,于是狐兔便进了政治班,Without她的素描本。
  身边的狐兔正拿着改错本一题一题地抄着错题。我叹了口气,慷慨激昂道:“成绩会有的,录取通知书也会有的,未来归根结底是我们的!”狐兔头也没抬:“酸死了!”我一下泄气:“你好歹也配合一下嘛!”
  晚上我陪骷髅去KFC来了次最后的狂欢,叫上了无所事事的汽水。虽然明知狐兔不会参加,看不到狐兔的骷髅还是有点提不起精神。我和汽水相视一笑,骷髅的秘密大家都知道,狐兔那么敏感的女孩更不会感觉不到,但是谁也不想点破,大概连骷髅自己都不想,我们都喜欢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于是我好心肠地向他透露:“狐兔的第一志愿已经定了,中国政法,你这个物理生……”
  “那我只好加油努力,争取混到北京去!”骷髅毫不犹豫。
3
  最后冲刺终于开始。
  我门的书包开始变轻了,只有漫天飞舞的试卷。我们按时间顺序一年一年地做,按空间顺序一个区一个市地做,然后是讲评、分析,然后再做。骷髅他们理科班做得更疯,听说他们一开口都是“不要对我做功”“小心我让你做平抛运动”“我真想去自由落体”之类的句子。狐兔听了后总结道:“所以物质决定意识。”
  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有办法让自己笑得震天响。18岁的笑声,是任何东西都挡不住的。
  在如此的情形下,我们还不忘时时阴损一下悠哉游哉的汽水。我们说你看看报纸上杂志上报道的那些保送生都还要参加高考以证明自己,你怎么就这么没志气,不挑战一下自己?没有高考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人生,你懂不懂?汽水就说,这酸葡萄的故事还真是经典啊,这世上的狐狸还不是一般的多啊!然后又说你们的指责真是毫无道理,不管谁听了“北大保送生”这几个字都会肃然起敬的,再说当你知道自己已经进北大以后还坚持坐在高三的教室里是需要很大毅力的,你们懂不懂?
4
  6月7日那天似乎是惯例,又下起了雨。
  我听从前辈们的经验谢绝了老爸的好意独自去了考场。我们都在自己的学校考,轻车熟路。进门检查体温时竞碰上了初中时的英语老师,她一边帮我贴上代表体温过关的心形贴纸一边说:“姜璇啊,棒棒的啦,没问题!”我心里热热的,当初中考时她就是对我说的这一句。
  坐在考场里待考时我平静得一点感觉也没有。就像平时的课堂测验一样,心里拼命提醒自己这可是高考啊,学了十几年就为这个了,怎么能没感觉呢?也不知是自己胸有成竹还是麻木了。我环视了一下教室,发现大家不是看窗外的风景就是用手指轻松地敲着桌子,要么就看着笔在手指上旋转,有两个认识的还轻轻地说一两句话。
  于是我突然明白,这就是高考啊!不过是场考试,我们的拿手好戏开场啦!原来到了这个时候反而会轻松得没感觉了,够爽啊!
  接下来的几天哗啦啦就过了。最后一场考完时回家翻报纸,看见上面一个被采访的学生说:“我都不相信高考一下子就考完了,一点感觉也没有,反复对自己说了几遍,才确定这是真的。”我笑了笑,彼此彼此嘛。
5
  日子一下子变得空虚起来,我竟然无所事事了。我坐在窗台上,在沾染了阳光的睫毛后面,体味我的生活与情感,想着我的高中时代,想着高一时搞笑不断的军训,高二依依不舍的分班,最后一次春游的疯狂和被贬为“低级”的一堆相片,想着汽水带着OPEN的几个哥们在狭小的乐器室练习,骷髅引起尖叫的三步上篮,我在深夜为校刊写稿,狐兔的素描本,还想着司徒兄和那么多那么好的老师,想着我们在课堂上的大拍桌子,校运会的众志成城,和高三这一年的拼搏与欢笑……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下来了。后来又回学校照了毕业照,再后来就是去拿成绩单了。
  那天太阳很大。
  老远就看见甲鱼站在司徒兄旁边,夸张地叫着每个人的名字,章鱼似地挥着手。她是有权力这么高兴的,854的高分将把她送至未名湖畔。狐兔比中国政法的分数线高了16分,我也顺利实现第一志愿。骷髅还是进不了北京,但也上了本科线。汽水不甘心被冷落,到处找人道喜。我们班50个人只有4个没上本科线,但也都超出了专科线,还有两个800分,司徒兄笑得没了眼睛。
  发下了一张声势浩大的毕业照,是全年级的。我一眼就看见高高在上的骷髅和汽水还有我们班的10个宝贝男生,带着纯洁而帅气的笑。而我们班的40个女生站在第一排,个个都有一张明媚的脸。我抬头看天上那么白的云,飘忽在我们斑斓的季节,变幻着一张张漂亮的脸。这么快乐的日子,没有泪水。
  “远方在远方的风里比远方更远。”海子的诗轻轻绕过我的耳朵。
 


广东中学共青团

广东中学共青团

广东红领巾

广东红领巾